法律该为“职业打假”另开一条路

京华时报:法令该为“职业打假”另开一条路

   法令该为“职业打假”另开一条路

  如果法令在关上这扇门的同时,还能另辟蹊径,将这个不凡集体的权柄庇护起来,何尝不是一件坏事。

  工商总局近日发布《消费者权柄庇护法实施条例 征求意见稿)》,此中提到“消费者为糊口消费需求而购置、使用商品或者接收办事的,其权柄受本条例庇护。然而金融消费者之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余结构以营利为倾向而购置、使用商品或者接收办事的行为不合用本条例”。对此,有媒体解读为“职业打假人再也不受法令的庇护”,并疾呼要稳重。其实,换一个角度看,如果法令在关上这扇门的同时,还能为“职业打假”另辟蹊径,将这个不凡集体的权柄庇护起来,何尝不是一件坏事。

  支持这条征求意见的基本理由是:“职业打假”就算倾向不纯,但对打击不良商家、促进社会公益是有积极作用的,尤其是在消费者庇护力度尚不够的当下,职业打假哪怕有自身的利益诉求也是在“为民除害”。类似的观点表面很解气,本质上却疏忽了一个重要逻辑――即便“职业打假”有一定合理性,就一定要靠眼前这部法例来调整、来庇护么?

  法令本身只调整社会糊口的一个侧面,此中的一两部法例、规章更是只能深入非常有限的规模。比如《消费者权柄庇护法》和即将要出台的这部实施条例,针对的对象局限于“消费者”而非“生产者”,扫除掉以营利为倾向的不纯“消费者”。这样做,才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集中力量庇护真正的弱势集体。至于利用无良商家的漏洞来营利的“职业打假”,完全可以归入另外一类法治范畴。

  比如,在已有的公益性结构管理办法中,为他们找到一席之地,疏导这股“暗潮”阳光化。前提成熟时,以至可认为相关的一些结构或机构单独立法,给他们“开正道、堵偏门”,给予恰当的物质资助与激励办法。到那时,“王海们”不必再东躲西藏,苦于无身份、无安全感地“单刀赴会”了。当然,个别钻法令和企业漏洞、恶意营利之辈也将无从遁形,让“打假”回归庇护消费的初衷。

  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这句古罗马谚语告诉我们,在某项扫除性法令或政策出台时,公众与媒体都要冷静第一,用不着习惯性否定。很多时分,执法主体,乃至执法对象的状况千差万别。比如,曾经对“某宝赝品”的打击,很多
人了解为“扼杀创业”,时至今日,对比来看有没有很讽刺?很多时分,专业性领域的社会问题真的离不开专业化的解决方案。

  对这样的状况,立法者需求与时俱进,真诚看待每一份议论、每一篇建言,把“征求意见”落到实处。对公众的质疑,包括“王海们”的进献如何认定、权柄怎样庇护,以及网络前提下“职业打假”的新转变、“以营利为倾向”的新认定,都该给出负责任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