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代表委员热议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要“打赢”更要“打好”

当初春凌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吉林大地时,大安市同德村的林占云早已在温室大棚里忙得满头大汗;和龙市高岭村的高传锡也已为合作社饲养的驴子拌好了饲料……迎着晨曦,一场以政府为主导,人民群众为主体的脱贫攻坚战在白山松水间正轰轰烈烈地进行着。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标志性的目标是乡村贫穷人丁局部脱贫、贫穷县局部摘帽。”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打好脱贫攻坚战,要害是打好深度贫穷地域脱贫攻坚战,要害是霸占贫穷人丁集中的乡村。

3年来,吉林省聚焦“两不愁、三保障”脱贫目标,全力推进精准扶贫方略,2017年,我省如期完成年度减贫计划,实现664个贫穷村退出,16.3万人脱贫。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精准脱贫一直是社会各界存眷的热点。今年,我省计划减贫10.2万人,实现539个贫穷村退出。在脱贫攻坚难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我省如何聚焦深度贫穷地域精准发力?连日来,我省代表委员积极建言献策。

不留“死角” 找准“途径” 霸占深度贫穷

“贫穷地域和贫穷人丁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目前,脱贫攻坚首战告捷,但今后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深度贫穷地域是要害。”李明伟代表说,面对深度贫穷这一“硬骨头”,必须以必胜的信念,集中最大力气,应用
科学策略,采用精准方式,找准“途径”、不留“死角”,坚决霸占。

李明伟说的这一“硬骨头”就包孕白城市。白城位于大兴安岭南麓山区,2012年被国度肯定
为世界14个连片特困地域之一。“脱贫攻坚,不是‘砸钱’就管用,更需要动脑筋。”李明伟说,理论证明,脱贫攻坚的路上,无论是政府还是贫穷户,单打独斗难有长效。要想变“五指张开”为“攥指成拳”,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打好脱贫攻坚战,必须有党委政府高位统筹、零碎谋划。

“没有内在能源,仅靠外部力气,帮扶再多,也不克不及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来自辽源市的王立平代表对李明伟的设法高度赞同。他认为,党和政府要进行正确的头脑引导,统筹谋划、不留“死角”、因地制宜,把扶贫和扶志、扶智相结合,制定出系列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务实翻新之策,帮忙贫穷地域从头脑上拔“穷根”,树立“脱贫为荣”的观念。

清除“拦路虎” 兜底扶贫 构建安康扶贫大格式

“跟着脱贫进入攻坚阶段,越日后脱贫难度会越大。”权贞子委员说,越日后因病致贫人丁、老年人的比重越高,缺乏劳能源的比重越高。特别是边疆
地域生态条件恶劣,空巢化、老龄化现象突出,因病致贫返贫成为脱贫攻坚工作难点。因而她提议,我省应加大力度实施安康扶贫,构建安康扶贫大格式,国度也应加大对边陲多数民族地域安康扶贫投入,并在相关政策上给于重点支撑。

“政府帮忙脱了贫,一病又返贫。”王立平说,乡村建档立卡贫穷人丁中快要一半是由于年龄大丧失劳动能力或者因病致贫。脱贫攻坚如何不留“锅底”?惟独翻新政策机制,最大限制鞭策社会保险兜底扶贫。他提议,对于因重大疾病、无劳能源等不可抗要素致贫的贫穷户,要舍得投入资金、用足政策帮忙其改良糊口。

“目前,辽源市在世界首创启动了‘五点双享两救助’精准扶贫保障机制,这一惠民政策实施以来,辽源市已有一万多名乡村贫穷群众实现了稳定脱贫,到达当地乡村建档立卡适龄贫穷人丁总数的84%。”王立平骄傲地说。

脱贫不脱策 帮扶不减力 巩固结果确保真脱贫

“目前在一些地方,多数贫穷户到达脱贫标准后,依然不肯摘掉‘穷帽子’。为什么?归根结底在于没有安全感、缺乏自信,担忧没有政策支撑,日子照旧艰巨
。”权贞子深有感触。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攻坚期内脱贫不脱政策,新发生的贫穷人丁和返贫人丁要及时纳入帮扶。这些办法让大家对打好脱贫攻坚战有了底。

“其实,给钱给物只能救一时之急、解一时之困,惟独发展工业才是脱贫攻坚的根本,贫穷户有稳定持续的增收,就不会再有后顾之忧。”李明伟说,目前,白城市围绕脱贫攻坚,把开发“庭院经济”作为实现农夫增收的突破口,每一个村屯肯定
一至两种主导品种,并通过村淘等电商打开销路,村民收入快速普及,实现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工业兴、农夫富。工业扶贫,是最直接、最无效、最牢靠的脱贫方式之一。李明伟提议,国度应进一步完善激励支撑政策,引导企业施展资金、技巧、市场、管理等优势,到贫穷地域投资兴业、培训技巧、吸纳就业,参与扶贫开发,施展辐射和带动作用。

此外,代表委员们也纷纷提议,围绕贫穷地域工业发展需要,应对贫穷户开展“定点、定向、定单”式培训,培养懂技巧、善经营、能带动的新型职业农夫、乡土技巧人才,使他们拥有一技之长,确保脱贫不脱政策,能够做到真脱贫、脱真贫。

“全面小康路上,一个都不克不及少。”聚焦深度贫穷地域发力,吉林势必拿出“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势,鼓起“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劲头,不但
坚决“打赢”、更要“打好”精准脱贫攻坚这场硬仗,确保贫穷地域、贫穷人丁与全省人民一起迈入全面小康。(记者王丹 黄鹭)